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吉松律师

----知法行天下 是非曲直明

 
 
 

日志

 
 
关于我

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书记,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兼职仲裁员,市劳动关系学会常务理事。具有国家一级法官\劳动仲裁员\三级警督警衔\司法员\人民陪审员等,历任副局级领导\科长\主任\等职务,曾获嘉奖十二次,三等功二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五次,优秀党务工作者二次,见义勇为二等奖一次,先后荣获省级优秀新闻报道员,湖南省司法警察大比武三项全能,深圳市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深圳市优秀律师、优秀仲裁员,先后办理各类民事\商事\劳动争议等案件一千多件,有的还被上级法院或上级仲裁委员会选入《优秀案例集》。

网易考拉推荐

行人无故被辗压致死,为何还要承担主要责任?  

2012-04-30 12:49:16|  分类: 精典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一起离奇交通事故的剖析

死者冤死,公道何在!

法律尊严,容谁践踏!

公平正义,谁来维护?

一、事件回放

2011年9月29日6时57分左右,深圳市某加油站有限公司司机周某某驾驶粤BK7866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粤BBV03挂号重型罐式半挂车沿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平新大道由北往南行驶,途经上木古路段时,因遇水泥路面潮湿,加之在斜坡下行时未减速,不慎将同向靠右骑自行车行驶的马海波挂倒,马海波当即被惯性和气流卷入车底,使其头部、胸部和背部受到粤BBV03挂号重型罐式半挂车辗压,造成当场死亡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

事后,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龙岗大队对本起事故作出深公交认字[2011]第A0011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以死者马海波“突然倒地”为由,认定其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司机周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结果一出来,死者家属和知情人一片哗然。

死者家属不服深圳市龙岗交警大队查明的事实和认定的结果,于2011年11月16日向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复核。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发现龙岗交警大队对此次交通事故认定存在问题后,及时作出复核决定,要求龙岗交警大队平湖中队重新调查、重新认定。

2012年1月6日,深圳市龙岗交警大队(承办单位:平湖中队)在没有重新调查并由原承办交警再次参与了事故责任认定的情况下,又以龙岗区交警大队的名义作出了第二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除了改变适用法条外,认定的结果与第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完全一致。死者家属接到最终结果后,全部陷入无比悲痛之中。

二、交警部门出具的深公交重认字[2011]第A0011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严重违法,能否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五条的规定,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应当做到程序合法。在本案交通事故认定中,交警部门明显存在以下几种违反法律程序的情形:1、市交警支队在复核结论中,要求平湖中队重新调查、重新认定,而龙岗交警大队在第二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中根本没有重新调查,也没有重新研究,在没有任何事实基础的情况下,作出与第一次认定相同的事故责任划分;2、龙岗交警大队接到市交警支队的《复核结论书》后,又是安排原来的主要承办人吴某某继续承办该案,吴某某为了不改变自己原来作出的事故责任,主观臆断地作出与原认定书几乎一致的决定;3、交警在办案过程中,不但不对外发布寻找目击的通告,反而连死者家属提供明确的目击主人线索,也根本不予理睬,以至本案最终未能获得客观真实的第一手证据资料。因此,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已明显违背法律程序,不能作为责任划分的证据使用。

三、龙岗交警大队认定本次道路交通事故时除程序违法外还遗漏多项重要内容,许多地方存有疑点,为何还要划分事故责任?

据调查了解,本次交通事故确有许多疑问:首先,事故发生后,交警没有及时保留车轮上辗压死者的痕迹,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内通知鉴定机构在现场检测;司法鉴定人员对车辆进行检验时是在布吉扣车场内进行,因当天下雨又转移了地点,不排除雨水冲洗了轮胎辗压的痕迹,也不能排除人为冲洗轮胎和碰撞点的可能。第二,没有对死者背部车轮辗轧的印痕作出认定,死者马海波死时仰面躺在路上,其背部车轮辗轧的印痕是怎么形成的?第三,死者马海波背包左侧背带上端崩线,右侧背带下端塑胶扣缺失,这两种现象是如何造成的?车辆碾轧又怎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呢?难道不是外力拉扯所致吗?第四,没有对事故发生时的车速进行确定,如果司机周某某在减速情况下行驶,不会对死者马海波造成如此大的严重后果。第五,应当查明被告在事故发生时是否采取了紧急避险措施和必要的避让措施,经查看有关现场勘验资料显示,事故发生地地面上没有任何紧急制动的迹象,目击证人也证明了这一点。最后,也没有对事故发生时肇事车辆技术性能和超载情况作出检测和认定,这也是认定事故责任的关键内容。

四、导致马海波死亡的原因是其“突然倒地”所致,而是司机周某某驾驶不当挂倒马海波后辗压致死所造成?

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粤BBV03挂号重型半挂车左后轮辗压同向行驶,突然倒地的骑自行车马海波身体,造成马海波当场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死者马海波年轻力壮,当日同往常一样途经平湖街道上木古路段正常上班,在其精神和身体都十分正常的情况下,怎么会“突然倒地”呢?就算其“突然倒地”,为什么早不倒,晚不倒,偏偏在遇到司机周某某驾驶的重型罐式半挂车时就“突然倒地”,难道马海波自找死路?交警在2011年9月29日第一次询问司机周某某时,司机周某某明确表示“…自行车很平稳往前骑…”。既然事故最重要的当事人都认可死者骑自行车很平稳,那怎么会出现“突然倒地”的呢?显然,龙岗交警大队作出这样的事实认定既不符合事实又不符合常理,完全是一种毫无根据的推测,缺乏主要责任证据佐证。另外,从鉴定书上提供的照片来看,死者马海波背包左侧(鉴定书中写为右侧)背带上端崩线,右侧(鉴定书中写为左侧)背带下端塑胶扣缺失,这显然是外力拉扯所致。通过这一细节完全可以推断司机周某某驾驶的重型罐式半挂车车身某处已挂到了马海波肩上的背包,以致背包左侧背带上端崩线,右侧背带下端塑胶扣缺失;马海波也就被拉力和气流卷入车底,造成其当场死亡。由此可以认定,所谓马海波“突然倒地”,完全是司机周某某驾驶车辆挂倒所致。

五、死者马海波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任何过错,为何要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

2011年9月29日死者马海波同往常一样骑自行车上班,途经事故路段,因没有非机动车专用通道,死者马海波不得不在机动车道右侧行驶。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非机动车应当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在没有非机动车道的道路上,应当靠车行道的右侧行驶。因该路段没有划分有非机动车道,又加之机动车道路边正在施工,马海波骑自行车在机动车道内行驶时,不违背法律的规定。马海波在行驶过程中,一直靠右侧行驶(交警卷宗第一幅现场图片和司机周某某被告及副驾驶张某某的陈述可以佐证),没有抢道和占道或其他违规的行为,已经做到确保安全通行的原则。在这起责任事故中,死者马海波在精神和身体都正常的情况下驾驶自行车正常行驶,不慎被司机周某某驾驶的大型油罐车挂倒碾轧致死,死者本人没有任何故意或过失行为。而龙岗交警大队在第二次事故责任认定中,在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推测“马海波在没有非机动车道的道路上驾驶非机动车不靠车行道的右侧行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是导致此事故的主要过错”。死者马海波到底靠不靠右侧行驶?从交警卷宗第一幅现场图片可以清晰地看出死者摆放的位置,明明是在挂车右后轮后面的不远处;如果肇事车辆在中间车道正常行驶,根本不可能形成车辆与死者最后摆放的形状。另外,从交警已收集到的材料中可以认定死者马海波没有在中间车道或左侧车道上行驶,就连肇事司机和跟车的副驾驶员在《询问笔录》中,都认为死者马海波是由北往南在右侧道路行驶。既然知情人都这么说,那龙岗交警大队认为死者马海波不靠车行道的右侧行驶,依据何在?显然龙岗交警大队颠倒黑白的结论违背了“以事实为依据”的法律原理,是一种主观臆断的假设。因此,完全可以断定死者马海波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8条、第57条的规定,不应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

六、司机周某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有严重过错行为,为何只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目击证人黄创源在电话录音中证实司机周某某驾驶重型罐式半挂车在遇水泥路面潮湿和斜坡下行时未减速,也未减速避让,以致将同向正常骑自行车行驶的马海波挂倒,使马海波当即被惯性和气流卷入车底,造成其当场死亡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70条第2款的规定:因非机动车道被占用无法在本车道内行驶的非机动车,可以在受阻的路段借用相邻的机动车道行驶,并在驶过被占用路段后迅速驶回非机动车道。机动车遇此情况应当减速让行。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司机周某某没有严格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即没有做到雨天减速和减速避让非机动车辆。当其从死者马海波左后侧超车行驶时,因速度太快,与马海波靠得太近,以致挂倒马海波,造成马海波死亡的后果。根据现有的材料和目击证人提供的录音可以证明周某某已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第1款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70条第2款的规定。

另外,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第1款(2)项的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不论机动车一方是否具有过错,均应当承担责任。只有在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且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情况下,才可以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根据上述规定,机动车一方若主张减轻责任,必须提供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即存在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行为,同时还必须证明自己已经采取了必要的处置措施,两者缺一不可。在本案中,龙岗交警大队没有提供可以证明死者马海波对发生事故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证明,同时司机周某某也不能证明自己在事故发生中已经确保安全通行。因此,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38条、70条第2款、76条第1款(2)项和《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46条第1款第(2)项规定,应由司机周卫红承担本次道路交通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

法律专家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确认了机动车在道路上通行是一种高度危险作业。从机动车驾驶方和非机动车驾驶方的心理状态和控制能力上看,机动车驾驶员控制着高速运动工具,其有责任、有可能持高度注意义务以保证不对周围环境造成损害。而非机动车方不可能具有这种风驰电掣的危险性,他的控制能力、反应能力、速度也远不能同被操纵大型汽车相比,他也由于不具有危险性而只能承担一般注意义务。在本案中,死者马海波在精神和身体都正常的情况下驾驶自行车正常行驶,不慎被司机周某某驾驶的大型油罐车挂倒碾轧致死,死者本人没有任何故意或过失行为。在事故责任中,死者马海波不应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